循证科普

案例 ‖ 21岁大学生惊恐发作的治疗历程

2021-05-08




惊恐障碍


惊恐障碍(Panic Disorder, PD)是一种严重的心理疾病,属于焦虑障碍的一种。它通常起病于青少年期或成年早期,它与压力性的重大生活变化有关:大学毕业、结婚、第一次怀孕分娩等等。


惊恐障碍易于诊断和治疗,只要患者接受可靠的治疗方式,惊恐障碍的症状是可以得到缓解及治愈的。有些治疗方法非常有效,但绝大多数彻底痊愈的个体可能仍会有回避行为或焦虑症状;这种情况下就需要进一步的治疗。一旦治愈之后,惊恐障碍不会引发任何持久的并发症。


惊恐发作指的是突如其来、没有明确原因或预兆出现剧烈的恐惧感。它比绝大多数人所体验到的“虚脱”感觉要更加强烈。


惊恐发作并不危险,但令人恐惧;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让人感到“恐慌”和“失去控制感”。惊恐障碍令人恐惧是由于它伴随惊恐发作症状,以及会引起其他并发症,如恐惧症、强迫症、抑郁、物质滥用及躯体疾病,甚至是自杀。它会造成轻微的言语或社会功能损害,也可能会导致个体完全失去应对外部世界的能力。


惊恐障碍患者恐惧感的产生并不是来自于对现实物体或事件的恐惧,而是恐惧惊恐发作的再次来袭。在这些情况下,人们会回避某些特殊事物和情境,因为他们害怕这些事物和情境会再次引起惊恐发作。


案例


张小姐(化名)因频繁惊恐发作导致害怕独处,无法正常学习与工作,社会功能严重受损。通过诊断得知张小姐患有严重的惊恐障碍,并伴有抑郁等其他精神疾病。


►背景


张小姐,21岁,一名大学生,单亲家庭长大,她的父亲在她出生前就离开母女二人,她被母亲和祖父母带大。张小姐的家人都非常敏感、容易害羞,尤其是他的母亲,经常会焦虑,并且有些神经质,长期服用阿普唑仑(Xanax)。张小姐也继承了这样的性格,是个很容易焦虑的人。


张小姐为了缓解家庭的经济压力,选择了在上学期间兼职打工赚取一些零花钱。然而,高强度的工作、学习,让她感到巨大的压力,并且逐渐身心疲倦,出现了心悸以及躁动不安的症状表现。


当张小姐焦虑不安时,母亲便给她服用了少量的阿普唑仑。然而,她认为药物的副作用会伤害到自己,药物不仅没有缓解张小姐的疾病,反而让她更加不安,出现了第一次的惊恐发作。从那之后她的症状逐渐严重,复发频率高达每天2-3次。


最初她怀疑是自己的身体健康出现问题,但是医院检查并没有提示任何异常。她惊恐发作时躯体症状的表现包括心悸、胸闷发热、呼吸困难、喉咙异物感、身体左侧发麻,并有濒死感。严重且高频率的惊恐发作让张小姐无法正常生活、工作和学习,也无法忍受自己独处,无法完成学业,不久后张小姐伴发出抑郁症状。


►治疗史


张小姐曾去咨询过精神科医生,医生给张小姐开了处方药物。然而张小姐担心药物有强烈副作用,会影响自己的身体,拒绝服用这些药物。


►诊断工具


以下诊断工具在治疗前、治疗中以及治疗后和回访过程中被使用:


     • 精神病诊断筛查问卷 (Psychiatric Diagnostic Screening Questionnaire, PDSQ)


     • 惊恐障碍严重程度量表 – 自我报告 (Panic Disorder Severity Scale-Self Report, PDSS-SR)


     • 工作和社会适应量表 (Work and Social Adjustment Scale, WSAS)


     • 病人健康问卷 (Patient Health Questionnaire, PHQ-9)


     • 惊恐发作认知问卷(Panic Attack Cognition Questionnaire, PACQ)


     • 身体警戒量表 (Body Vigilance Scale, BVS)


     • 广场恐惧症认知问卷(Agoraphobic Cognitive Questionnaire, ACQ)


     • 躯体感觉问卷 (Body Sensation Questionnaire, BSQ)


     • 大体社会功能量表(Global Assessment of Functioning Scale, GAF Scale)


     • 焦虑水平自我测评 (Self-Report Level of Anxiety)


► 诊断


张小姐的诊断结果显示她表现出较严重的抑郁、强迫症、躯体化障碍以及广场恐惧症;惊恐障碍、广泛性焦虑障碍以及疑病症的症状。


除此之外,张小姐还表现出严重的社会功能受损,包括对社交、工作以及学习功能的影响。她表现出高度的灾难性思维、高度关注身体症状、对身体失控感高度恐惧、对身体感官过度敏感、以及对身体感受恐惧等。


 ►治疗方法


张小姐接受了为期12周的认知行为治疗(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 CBT),治疗过程包含16个模块,内容包括:心理教育、调整认识法、暴露练习 (Exposure Exercise)、正性情绪训练、问题解决训练、减少抑郁症状为主的认识调整疗法、预防复发等。治疗每周会完成1-2个模块,每个模块15-40分钟不等。


 ► 治疗结果


治疗师在张小姐治疗前、治疗中以及治疗后均进行了测量评估。在完成治疗后,张小姐的临床评估数据均有显著良性改善。张小姐的惊恐发作症状有大幅度减少,治疗后的评估结果表示张小姐无惊恐障碍表现,她的抑郁症状也得到很大改善,只有少部分残留的症状表现以及亚临床广场恐惧症。


在下图治疗前后各项量表结果中,我们可以看到张小姐惊恐障碍的严重程度从治疗前的得分从18,到治疗过程中的得分8,再到5,最后治疗后降到了3。


通过认知行为治疗,张小姐的症状得到显著改善,恢复了社会功能,恢复正常的生活,继续完成了自己的学业。


结论


在本篇案例中,张小姐因家庭压力、性格原因、基因遗传等多种因素相结合而导致惊恐发作,并在反复发作中产生更大的焦虑感从而导致症状恶化。


在日常生活中,如果您也遇到和张小姐类似的状况,请注意以下几点:


     • 不要一昧的强迫自己投入到高压生活中。在合理的情况下适当解压,不仅对自己的心理、身体健康有所改善,同时合理的休息放松也能提升工作、学习效率。


     • 遵循医嘱按时吃药。很多人都会担心吃药的副作用会危害身体健康,但更多时候不服用药物所带来的伤害更为严重。如果您对服用药物有所顾虑,可以咨询您的医生,和医生共同商讨解决方案,但请不要擅自停止服用药物。


     • 及时向专业的工作人员寻求帮助。专业的精神科医生可为您进行临床诊断,并尽早进行干预或治疗。早期的干预和治疗更容易缓解症状,恢复工作、学习功能,回到正常生活。


泊恩声明

      深圳泊恩临床心理专科门诊部对于该文章拥有著作权及其他相关权利,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擅自使用、改编、转载,该文章由北京海润天睿律师事务所担任法律顾问。医疗建议仅供参考,如有需要请咨询专业人士或前往医疗机构。对这篇文章有任何的疑问或者建议,欢迎通过公众号联系在线客服提交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