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资讯

【新闻】青少年暴食风险因素因社会经济状况而变化

2021-05-10

青少年暴食风险因素因社会经济状况而变化

pi.pn.2019.5b9

Terri D’Arrigo

06/06/2019

 

根据国际饮食失调杂志的一项研究,暴饮暴食的风险因素可能因社会经济状况(SES)而有所变化,这着重强调了对干预青少年暴食问题的需求,并且更精确地定制筛查青少年暴食问题的需求。

 

Caroline West,俄亥俄州肯特州立大学的临床心理学博士生,以及明尼苏达大学和布朗大学的同事,审查了2,179名“青少年和年轻人饮食与活动项目”(Project EAT)的参与者的数据,这是一项为期15年针对年轻人的饮食行为、体重问题和心理社会功能的纵向研究。


这些数据包括社会经济状况、暴饮暴食、体重状况、体型不满足、节食、由于体重导致的嘲笑、和对食物不安全感的测量。参与者的SES以他们父母所达到的最高教育水平为准,高SES被定义为至少一个父母拥有学士学位或更高学历,低SES被定义为父母中没有人有学士学位。

 

在高社会经济背景和低社会经济背景的青少年中,暴食都很普遍,分别为4.9%和6.3%。在低SES的青少年中,26.1%的参与者超重或肥胖,而高SES组为18.9%。

 

较高比例的低SES参与者表示对身体不满意度很高,节食,被家人取笑体重,并且体验过对食物的不安全感。

 

然而,大多数这些风险因素,比起低SES组,高SES组更能有效预测。例如,对身体不满意度这一条件对高SES来说能增长近三倍暴食症的患病概率,但并未增加低SES组的风险。高SES组与低SES组相比,节食的青少年发生暴食行为的风险是没有节食的青少年的四倍,低SES组的节食者发生暴饮暴食的风险是没有节食的青少年的两倍。

 

研究人员写道:“鉴于低SES组中超重/肥胖的患病率较高,超高体重状态在高SES情况下更为明显,因此可能导致增强对身体的不满意度、节食和其他暴食风险”。

 

这一趋势的例外是对食物的不安全感,研究人员将其定义为过去12个月内,由于参与者的家庭无法提供食物而反馈的任何饥饿情况。高SES组的食物不安全感很稀少,因此研究人员无法比较两组之间的影响。然而,它确实增加了低SES组参与者暴饮暴食的风险。

 

West韦斯特告诉精神病学新闻说:“对于社会经济背景低下的青少年,如食物不安全,可能会”淹没“其他危险因素对暴饮暴食的潜在影响。”

 

West补充说 :“我们的研究对于确定为不同社会经济背景的青少年提供预防和干预方法的要点具有重要意义。精神科医生应该继续关注青少年对身体不满足感和不健康的节食行为。然而,主要来自低收入社区的青少年服务的精神科医生应该评估并解决该人群对食物不安全感的担忧。”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系助理教授,斯坦福门诊进食障碍诊所主任Cara Bohon博士指出,将对食物的不安全感加入暴食危险因素所带来的广泛影响。

 

Bohon说“这一发现尤其重要,因为尽管身体不满意度和节食问题可以在个人层面通过干预来解决并对患者给予支持,然而对食物的不安全感必须从社会层面来解决。这个我们带来了压力,因为在了解到食物不安全感会让人们发展出不健康的饮食习惯,我们需要以社区为单位来解决这个问题。他认为在社区精神卫生机构工作的精神科医生必须意识到患者所面临的对食物没有安全感的问题,并与社区中的案例管理人员和社会工作者合作,来帮助他们获取食物的安全感。”

 

这项研究得到了国家心脏,肺和血液研究所(National Heart, Lung, and Blood Institute)以及国家糖尿病,消化和肾脏疾病研究所( National Institute of Diabetes and Digestive and Kidney Disease)的资助。


免责声明:


       原文链接:https://psychnews.psychiatryonline.org/doi/10.1176/ap

       每日资讯根据文献翻译整理得出。泊恩中文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泊恩声明

  深圳泊恩临床心理专科门诊部对于该文章拥有著作权及其他相关权利,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擅自使用、改编、转载,该文章由北京海润天睿律师事务所担任法律顾问。医疗建议仅供参考,如有需要请咨询专业人士或前往医疗机构。